記大慶市疾控中心實驗室病毒組組長周唯
時間: 2020-03-04 09:37:31 來源: 黑龍江日報

最危險的檢測核酸提取,暴露的病毒一旦操作不慎極易感染。

  農歷二月二的上午,大慶市疾控中心二樓走廊里,周唯胸口捂著熱寶,微微弓著背、打著顫,步履匆匆下樓測血壓。心跳每分鐘123次,這是幾天來第二次心慌胃痛。

  剛剛過去的一天,她連續工作18個小時,清晨3時才睡下。此時,在一身白色工服的映襯下,血色熬盡的臉龐盡顯疲態,只是當她戴上口罩、抬起頭,那雙眼睛立刻綻放異樣的光芒,透出無言的堅韌。

  正是這雙眼睛的特寫,亮相2月8日央視元宵節晚會的詩朗誦《中國阻擊戰》,瞬間刷屏,感動中國。而周唯在近30個日夜里對新冠病毒“疫魔”展開的“獵捕戰”,正是2020中國抗疫戰士的“大特寫”。

  “體重又掉秤了,這是我意外的‘收獲’”

  截至2月24日,在大慶市全部26例新冠肺炎確診病例中,15例是周唯檢測確認的,她還負責對全部病例進行復查,結果和省檢結果100%一致。

  聽著周唯的講述,記者還原了她和同事的工作場景。經過嚴格消毒,穿上工作服、隔離服、防護服,再用雙面膠全密閉,戴上口罩、手套、護目鏡,走進實驗室。這里是疾控中心離病毒最近、最危險的地方,病毒組工作全程大致包括樣品前處理、核酸提取、體系配置、核酸擴增、判毒5個環節。完成一次完整的檢測,至少需五、六個小時。為確保檢測結果精準,對隨時送檢的樣本,她和同事都是第一時間上手。為此,一個班常常被跨晝夜地拉長到近20個小時。僅2月23日至24日一個班,周唯和同事檢測的樣本就多達275個。

  在高強度的連續作戰中,周唯創新提出樣本前處理新方式,對少量樣品進行滅活處理,對痰標本檢驗、痰處理等進行規范,同時對兩臺檢測主機工作時間進行集約利用,不僅提高了檢測準確度和工作效率,還大大降低了實驗人員的感染概率。

  不論凌晨幾點工作結束,每天上午8時半必須進行實驗室消毒,9時開始樣本檢測。最長的一個班是在疫情初期,她6天6夜泡在實驗室里“連軸轉”。“怎么挺過來的,我到現在都不敢相信。體重又掉秤了,這是我意外的‘收獲’。”總結“戰果”,“實驗室”不離口的周唯難得幽了一默。

  “只有坐在實驗室里,心里才踏實”

  新冠肺炎疫情的消息隱隱傳來之際,正在山東和愛人、兒子為公公過生日的周唯,接連接到單位同事和大慶各縣區疾控部門打來的電話。

  “病毒檢測我最適合,必須馬上回到工作崗位。只有坐在實驗室里,我心里才踏實。”探親之旅緊急剎車,她求購回大慶的火車票。正是春運高峰,北上沒票,那就南下。一家3口從山東臨沂輾轉到江蘇徐州、安徽合肥,才“搶”到火車票。路上,周唯用手機編寫了采樣規范,通過電話、微信,指導縣區疾控中心實驗室工作。兩天一宿倒了3次火車,經過幾千公里的折騰,晚上7時才趕回大慶。行李往家里一撇,半個多小時后,她已穿好防護服,直奔實驗室。

  就在這天晚上,周唯準確檢測確認兩例新冠肺炎確診病例。也是從這一天開始,她連續6天6夜在崗位上奮戰。直到大慶油田總醫院中心實驗室啟動核酸檢測,承擔起樣本的初步檢測篩查,她才擠出一點兒時間回家“探親”。

  “兒子要抱抱,我最想又最怕”

  父親、母親、愛人、兒子,這是她的痛點,這是她的淚點。

  走進實驗室的第一天起,她就在微信朋友圈里把母親屏蔽了。一次疏忽,58歲的母親發現了女兒“消失”在最危險的地方,體重嗖嗖往下掉,一時間渾身發冷,真的被嚇住了。一向把“你年輕要多干工作,要上進”掛在嘴上的激勵,先是變成了“做實驗絕對不能走神,要吃好睡好”的擔憂,后來變成了“我要會做實驗多好,媽替你上”的“自私”。周唯故意輕描淡寫,只是說“正常工作,一切都好”。

  憂心、害怕,碎裂成了母親一個個不眠之夜;謊言、欺騙,串連成了女兒一串串無言的淚。

  5歲的兒子,周唯親著、抱著、摟著從小帶大,從來沒分開過。春節前,因每天早出晚歸,到哈爾濱復檢流感病毒,兒子見不到媽媽。周唯答應,放假了和兒子分分秒秒粘在一起。而孩子等來的,卻是一個沒有一頓團圓飯,也沒有媽媽蹤影的春節。

  第一次從實驗室回家,消毒、洗澡、更換全部衣物,即便這樣,還要和家人保持距離。6天沒見到媽媽,兒子急不可耐跑向周唯。周唯母親一把抱緊外孫,不許走近離周唯兩米遠的地方。兒子掙不脫姥姥的雙臂,伸開雙手大哭“求抱抱”。那一刻,兒子急紅了臉,周唯哭腫了眼。后來,兒子終于明白,“媽媽剛和病毒打完架,很危險”。

  “兒子要抱抱,我最想又最怕。”僅有的幾次探家,是周唯的傷,也是兒子的痛。

  疫情終會過去。為了那一天,我們做了什么?周唯說:“等到將來兒子長大了,我會告訴他,2020年,我們都這樣堅強過。”(作者:劉為強 李飛)

(責任編輯: 鄭超
dnf赚钱之路